当前位置:金铭国际 > 新闻资讯 >
记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获得者、哈工大超精密光电仪器工程研究所创新团队
时间:2021-01-28 03:24 点击次数:108

  ——记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获得者、哈工大超精密光电仪器工程研究所创新团队

  这是2007年2月27日的北京人民大会堂。初春的北京虽然寒意未消,但怒放的鲜花和热烈的掌声,将温暖带给参加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的科技英才们。

  参会代表中就有来自哈尔滨工业大学超精密光电仪器工程研究所创新团队的代表谭久彬。他们以“超精密特种形状测量技术与装置”这一成果,获得代表我国发明创造最高水平的奖项——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

  而在15年前,他们课题组只有区区3人,当时连自己的办公桌都没有,3个人只能挤在借来的一张实验桌上!

  短短15年,他们是如何白手起家,站上科技奖励的最高领奖台?为寻访其中的奥秘,日前,我们走进了他们的“超精密”世界。

  什么才算得上“超精密”?这样说吧,如果有一人从实验平台旁边轻轻走过,所引起的气流的细微变化———这种变化我们根本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但这对精度需求极高的实验来说,却仿佛是刮了一阵飓风,会大大改变实验数据。

  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用精细如丝来比喻对事物描述的精确程度。经测量,一根发丝的直径是0.05到0.1毫米。但对于一些超精密测量仪器来讲,这个精确度就远远不够了——它的精确度要达到头发丝直径的几千甚至上万分之一。

  不要小看这个精度的提高。首先一点,是技术难度非常大。超精密仪器核心单元的精度水平处于当前先进制造技术的精度极限。

  另外一点,是意义非常重大。超精密测量与仪器技术有两大作用,第一是质量保证作用,即只有解决了超精密测量手段问题,才有可能解决超精密零部件和超精密装备的制造问题,这直接影响到一个国家的先进装备制造能力和水平;第二是技术引领作用,有了一流的超精密测量和仪器技术,就会直接提升相关技术,特别是直接提升先进装备制造技术领域的实验能力和加工测量一体化技术水平,进而推动其创新能力和技术水平的迅速提升,这直接关系到一个国家核心竞争力的提升。

  而在1992年,当37岁的谭久彬与同伴们刚刚完成长达3年的前期预研工作,和同为年轻人的杨文国、李东升一起撑起一个大型专用精密仪器研制的项目攻关组的时候,就是瞄准了这个世界前沿课题。而他们当时连个栖身之地都没有,更别提实验设备,一开始,一切都是在图纸上搞科研。而且,这3个年轻人,都没有独立开展课题的经验。以这种“家底”挑战极限谈何容易!

  哈尔滨工业大学有着长期为国防航天服务的历史,有为国防航天奉献的优良传统,“国家的需求就是我们的第一任务”,为国分忧对他们来说是天经地义的。而这些年轻人又具有做这项事业的天性。“我天生就喜欢精密、复杂的东西,这样才有挑战性,所以我们这几个人一开始就冲着最难的目标奔去了。”谭久彬回忆起当初的选择时说。

  很快,机会就来了。当时有个大型专用精密测量仪器的研制任务下达到哈工大,哈工大当时没有人承接,拿到外面做,但还是没有人接下这个项目。后来主管科研的强文义副校长想起来这个年轻人,问他能不能做。

  “能!”谭久彬坚定地说。他盼这一天已经很久了,他也有足够的底气来完成这项任务——前期开始该方向的基础研究已有6年多了,针对本项目的主要单元技术的研究也有三年多的时间了,在总体设计和关键技术方面已有了比较好的积累,可以转入工程应用了。

  由于当时国家急需,必须赶在两年内完成!谭久彬他们开始与时间赛跑。当项目下来时,他妻子正在瑞士读博士,他就把孩子送到姥姥家,除了睡觉吃饭,谭久彬他们基本都泡在实验室里。赶上出实验数据的时候,他们更是整夜整夜地守在实验室,以随时发现问题随时调整。

  夜深人静,世界一片静谧。当人们都进入梦乡的时候,恰好是他们工作的最佳时段。由于当时实验条件还不够好,白天外界的一丁点儿动静所带来的振动、噪音,都将对实验结果产生很大的影响。只有到凌晨三四点钟的时候,没有了喧闹,没有了干扰,这才是做实验最佳时刻。有多少个日日夜夜,这些年轻的研究人员,忙着忙着,一抬头,发现晨光已露,晨练的人们陆陆续续地走出来,新的一天已经开始了。

  由于这是一个多学科交叉项目,机械、光学、电子、传感、控制、材料……远远超出他们的知识范围。材料方面缺人怎么办?请学校专门研究材料的专家参与!实验设备不够怎么办?远上北京、上海等地实验室,跟人磨嘴皮子,等上很长时间,然后蹭人家的地方和设备做一个实验!

  很快时间过去大半,一件意外的事情让谭久彬终生难忘。当工作台制作完成进行测试时,测试数据偏离设计指标很大!当时课题的总经费还不到50万元,这个工作台就花了十几万。现在性能上不去,若重新做,经费不够不说,时间也不允许。

  1995年的大年初三,这群年轻人又集中在实验室,不断地做实验,找规律,看问题出在哪里。最后查出是材料热处理工艺出了问题。

  当确认工作台报废的时候,一向坚强的谭久彬忍不住偷偷地流下了泪水。时至今日,回想起那次失败经历,谭久彬还是不断摇头,不断地说:“那次打击太大了,太大了。”

  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于是重新开始新一轮设计加工。幸好当时整个项目往后推迟,他们也赢得了足够时间来完成研究。

  1995年,我国第一台大型专用精密仪器诞生!3年时间,一个奇迹就在“三人一桌”的特殊课题组中产生。1996年,该项目获得航天工业总公司部级科技进步奖一等奖,1997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一石激起千层浪,人们对这几位敢于吃螃蟹的年轻人刮目相看。

  首台大型专用精密仪器研制成功,课题组每个人都十分高兴,但作为领头人的谭久彬却很快转入冷静的思考。随着我国各项尖端事业的发展,对大型超精密专用测量仪器的需求越来越迫切。大型超精密级专用仪器是制约国防航天先进装备发展的核心基础装备,国家急需,买不来,又绕不过去。面对这种现状,他们作为仪器科技工作者深感不安。

  经过深思熟虑,谭久彬下决心带领团队在大型超精密仪器技术这个十分重要的研究方向上坚持走下去,一定要为中国的大型超精密仪器与装备技术水平的提升做一些扎扎实实的技术积累,拿出硬碰硬的东西来。

  这个选择就注定他们要走一条漫长的艰辛之路,因为这不是一个容易出成果的新方向,也不是在短期内能见到效果的热点方向,而是充满了风险,前进一点点都很困难,还要经常面对失败的打击。

  这就要求团队的每一个成员都要有一种精神,一种为一个长远目标而坚持不懈努力的精神。应该说在哈尔滨工业大学这样的大环境下,具备了打造这样一个团队的条件。

  每当所里要进新人的时候,谭久彬总要事先跟他们谈话:“到我们这里,第一要吃得起苦,我们的研究工作没有节假日,而且每天工作三个单元,即上午、下午和晚上;第二要有很强的毅力和韧劲儿,要有一干就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劲头。”

  崔继文是所里从事超精密传感与图像处理技术的年轻人。他深深领教过这话背后的含意。有一次,崔继文手头的设计项目是一个接一个方案进行的,但当时时间不允许。生长于东北黑土地上的谭久彬,脸上总是挂着谦和的微笑,但这次他一脸的严肃,狠狠地批评崔继文一顿,要他马上同时测试多个方案。崔继文低着头,搓着双手,什么都没说。等谭老师把话说完,他转身回到家里,把铺盖一卷,就住到实验室里来。

  卷起铺盖睡到实验室,也是所里的一个传统了。在实验最紧张的时候,研究所的楼里多了10多套铺盖,大家这一住就是43天!

  长期没有规律的生活,让谭久彬的身体严重透支,胃的毛病开始困扰着他。有几次,当他正和同事们一起开会讨论方案的时候,他整个人一下子虚脱,出溜到桌子底下,同事们赶紧把他送往医院,而他刚刚好一点,就又回到实验室,又与往常一样到很晚很晚才回家。

  什么是“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大力协同、勇于登攀”的“两弹一星”精神?什么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攻关、特别能奉献”的载人航天精神?在他们身上,在他们每一次攻关中,都深深地体现出来。

  要专心致志地从事一个方向的研究并非易事,他们还要避开来自不同方面的干扰而不为所动,比如最大的干扰就是一些小型短期项目的干扰。这类项目技术水平不高,但利润比较丰厚,如果承担这类项目,大家做起事来会很容易;同时丰厚的利润可以给大家带来很多好处。

  谭久彬及其团队作出了选择:“做这类项目会直接冲击既定研究方向的研究工作,既定的研究目标就会越来越远,甚至落空。在大家统一思想后,我们更坚定了决心,更专注于这个方向的研究。”

  坚持这一方向的研究,不仅仅是承受技术艰难的考验,忍耐长期无成果的寂寞,而且有时还要面对“无米之炊”时的难堪。幸好在“青黄不接”的几段时间里,他们及时得到了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基础科研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基金项目和教育部“211工程”建设项目经费的支持。专心致志、坚持不懈地研究和攻关,大大缩短了一些关键技术的研究周期,这成为事业快速发展的重要前提之一。

  从1992年到2002年,3650个日日夜夜,大大小小的失败数以百计,换来的是一个个单元技术突破。他们掌握了大型超精密仪器的多项核心技术,研究成果站在了国际前列。

  2002年冬天的一个深夜,十几位哈工大“壮士”在紧张地等待着一个重要实验的结果。

  每一个单元都仔细测试过了,没问题;每一个数据都反复计算过了,没问题。也许是经历过太多失败,最终结果会不会像预想的那样?谁都没最后的把握。

  嘀嗒,嘀嗒,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实验室安静得惊人,大家都能感觉到自己怦怦的心跳。当实验数据出来的那一刻,大伙儿一个个睁大了眼睛。也许是压抑太久,当确认数据与预想的完全吻合后,这帮素来不苟言笑的“壮士”们,跳啊!笑啊!深夜的实验室沸腾了。

  关键技术突破,使得一系列的重大成果不断推出。他们先后研制出十几台大型专用超精密测量仪器与测试设备,并陆续装备到国防和航天工业部门,解决了精密专用装备研制和生产中的测量与测试难题。同时,研制出我国第一台基准型圆柱形状测量仪,为实现全国范围内的圆柱度量值的统一奠定了基础。

Copyright © 2026 金铭国际平台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