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铭国际 > 新闻资讯 >
香江忆旧录一桩意外扯出的低调时装豪门故事……
时间:2021-02-03 18:53 点击次数:137

  2021年第一天,大家还都沉浸在欢度新年的气氛里,期待一切拥有崭新开始之际,香港西贡附近却发生了一起不幸的新闻。

  ▲ 车尾还手写了“Happy New Year”字样(图源:头条日报)。

  事后证实死者名叫韩福南(Paul Heffner),是港龙航空创始人曹光彪的孙女婿,今年55岁。

  同时他也是基金公司Adamas Asset Management的创办人及董事,据传此次自杀和金钱困扰有关。

  至于最后到底缘何轻生,单与金钱有关还是事关情绪,外界大概永远都无从知晓了。只不过他是在游艇上陪家人跨完年后才独自离开的,还特地选在了车里,实在是叫人唏嘘。

  他太太曹惠婷(Ronna)是曹光彪长子曹其镛的女儿,也是个企业家,现在是龙达纺织集团主席、永新投资公司总经理。

  至于曹光彪,有“香港毛纺大王”、“世界毛纺大王”之称,除了扎根纺织业,他还是港龙航空的创始人。

  曹家的产业分布甚广,却 在 名流云集的港圈一直十分低调 。 有玩笑称,曹家投资项目多到曹老爷子自己都数不清。

  ▲ 这是18年全家在湾仔君悦酒店设宴庆寿时的合照,四代同堂,总共加起来超过50余人,坐在C位戴墨镜的便是曹老爷子。

  曹光彪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但因为祖籍浙江宁波而被港媒归为著名“宁波帮”的成员:

  他的父亲曹厚敦在棋盘街经营着一家名叫鸿祥的呢绒店,从小在店里帮忙的曹光彪耳濡目染,形成了敏锐的商业触觉。

  16岁那年,由于母亲去世、父亲多病,尚未读完高中的他不得不辍学回家接手生意,凭借着创新头脑和踏实肯干,不但让自家店铺摆脱债台高筑,还在一众竞争对手里脱颖而出:

  在他的经营下, 鸿祥呢绒店的生意愈发红火,甚至不止局限在上海,而是把业务扩大到了全国。但1948年底,曹光彪选择举家迁往香港,在当时百废待兴的香江寻找新商机,他先后创办了当地的首家毛纺厂——太平洋毛纺厂,后又成立了永新企业:

  ▲ 随着企业规模越做越大,集团遍布世界各地的业务正好交给了他的各个子女分管打理。

  他在珠海建成的香洲毛纺厂开创了港商以“补偿贸易”投资内地的先河,也让他成为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可以说曹家的成功每一步都精准踏对了节奏,而这绝对离不开曹光彪个人敏锐的直觉。

  虽然已经在毛纺领域做到举足轻重的大佬地位,但显然曹光彪并不甘心止步于此, 他仍在不断开拓新的领域,比如说去年10月宣布停运的港龙航空正是由他一手创办。

  回顾这个35岁的航空公司,创办的初衷很简单,就是想要打破当时英资国泰航空的垄断。

  ▲ 1985年,曹光彪和船王包玉刚、及中资机构一起开创了港龙航空,也成为了一代香港人的骄傲。但由于当时港府的“一航线一公司”政策导致港龙几乎没有生存空间,继而带来了早期的连年亏损,运营四年,累计亏损高达23亿港币。之后,包氏家族在1989年选择退出,将全部股权卖给了曹光彪和大儿子曹其镛。06年,港龙又被国泰全面收购。再来,就是而今的彻底告别,成为了国泰断臂的牺牲品。

  ▲ 创立的宁波永新光学有限公司,除了生产常见的光学仪器,像显微镜等,还有许多着力于高科技行业的,比如扫码用的扫码仪,乃至“嫦娥”“天宫”系列人造卫星的相机镜头。

  对曹家而言,家族产业的发展规模早就从过去的单纯纺织业拓展到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了,包括 电子、精密仪器、航空、酒店、餐饮、房地产等等,而曹光彪的子女们也正是沿着父亲的脚步砥砺前行。

  由于整个曹家都十分低调,能查到的除了通稿新闻外,连个人采访都很少。维基百科上列举的子女只有五人,曹其镛、曹其真、曹其峰、曹其东和曹其敏:

  实际上,在一个尚未列出的儿子曹其铳的采访里,可以得知曹家兄弟姐妹一共10人,有6位都在公司相关的企业就职:

  ▲ 说实话,他们兄弟姐妹有几个真的长得太像了,特别是曹其东和曹其铳,要区分实在太为难脸盲的我了,只能说尽力标注了(图源:文汇报)。

  然后又因为历史原因,这些个孩子四散去了世界各地,独立发展,我们简单地说一下成就最大的几位。

  早年留学日本,毕业于东京大学的机械工程专业。现在除了担任永新企业的副董事长外,还致力于慈善教育领域。

  ▲ 他还创建了百贤教育基金会,响应祖父和父亲对教育事业的重视,致力于栽培下一代人才。图右便是上文提到的女儿曹惠婷。

  ▲ 曹惠婷说自己接手龙达纺织纯粹出于家族情感考量,并且希望能够帮助传统纺织业走上环保的新时代。

  ▲ 图为2018年林郑月娥出席旧衣升级改造工厂的开幕仪式,而其中公司新研发的循环再造系统正是以祖父曹光彪的英文名命名,叫The Billie System,可以说是家族精神的延续。

  常住澳门的女儿曹其真,早年也跟着父亲一起经商,曾为珠海香洲毛纺厂的建立出力打拼,后来去了澳门开始从政,担任了十年特别行政区立法会主席。

  ▲ 09年从立法会主席卸任的她开始了从善之旅,成立同济慈善会,专注贫困地区幼儿教育、培养专业葡语人才和办理老年人活动中心,她说要把所有的财富奉献给澳门。

  ▲ 在央视19年《面对面》栏目采访里,曹其真表示自己的人生正在按照既定的“从商、从政、从善”之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 他现在是永新汇的董事长,在深圳南山区搞了个占地3万多平方米的商务综合体房地产项目。

  小儿子曹其东,97年香港回归后,跟着父亲回宁波接管了永新光学股份有限公司:

  ▲ 公司先后承担了“嫦娥二号”、“嫦娥三号”、“嫦娥四号”探月卫星的多款相机光学镜头的制造,并在18年成功在上交所上市。

  小女儿曹其敏,是现在家里所有孩子中唯一从事航空业的,也算是替父亲圆了梦。

  ▲ 她早年当过酒店职员、担任过倩碧的品牌经理,卖过内衣,基本上把能从事的职业都干了个遍。

  ▲ 1999年,在哥哥曹其锋的影响下,她看到了香港乃至整个亚洲地区随着富豪崛起带来的私人飞机领域的新机遇,而毅然决然地投身其中,开创了华翔航空,成为了首位在亚洲地区销售私人飞机的女性。

  ▲ 公司先后通过获得庞巴迪代理权、出售私人飞机、推出直升机业务相继在业界站稳脚跟。13年,她还创办了LVOYAGE,是中国首个私人飞机包机服务公司。

  好,一口气说过这么兄弟姐妹,让我们单独来聊聊在时尚界和社交界风头很健的七哥曹其锋一家 (好多官方报道里写作“峰”,鉴于他们兄弟都是金字部首的名,所以我们这篇还是用“锋”)。

  香港的媒体把他称之为时装大亨,他算是整个家族二代里最高调也最出名的一位了,最为大众 津津乐道的便是他通过投资收购Tommy Hilfiger、Michael Kors,不仅帮助品牌提升了影响力,还让自己盈利数十倍的故事:

  ▲ 1989年,曹其锋与他的合伙人Lawrence Stroll一起收购了Tommy Hilfiger。期间品牌在纽交所上市,曹其锋任职公司主席。17年后他以16亿美元的价格将其股份出售给了英国私募股权公司Apax。

  ▲ 2003年,他又如法炮制,收购了Michael Kors85%的股权,在11年帮助品牌上市后,他与合伙人通过减持套现了将近5.19亿美金;直到18年将股份悉数售尽,累计盈利超过10倍。

  至于他的早年经历,中学毕业后就在自家工厂学徒积累经验。中文维基百科是这么写的:

  1969年,只身前往葡萄牙,在里斯本创办毛纺厂,至80年代几乎垄断了葡萄牙的毛纺业,并且以葡萄牙为家,娶妻生子。

  所以,在中文百科里,他的两个儿子Luis和Bruno均为第一任葡萄牙太太所生。 但在英文维基百科或者福布斯富豪榜单上,都对这两个儿子只字未提:

  ▲ 2016年,他凭借26亿美金的身价跻身香港富豪榜单第27位,但上面写着他的孩子只有2个,而非4个。

  一个家在葡萄牙,一个家在香港,做国际贸易的大商贾当然要游走世界,在香港的社交界,他的两个女儿倒是经常出现在社交版面上,陪伴父亲一起出席各种时尚场合:

  ▲ 个高的是姐姐曹颖惠(Veronica),个矮的是妹妹Vivian,但其实这两个女儿应该也不是同一个妈妈所生,下文我们细说。

  ▲ 在姐姐曹颖惠09年的报道里提过一句,她的两个哥哥在美国经营电玩游戏,佐证了中文维基百科的资料属实。

  说到曹颖惠,虽然名字不如其他名媛们那么耳熟能详,但其实早在06年,她就因为参加了巴黎慈善舞会(Le Bal des Dbutantes)火了,就是那个之后各路名媛们都趋之若鹜的舞会。 在她之前 国内参加的好像只有万 宝宝,所以大众对此知之甚少。

  ▲ 参加时曹颖惠已经22岁,早过了平均年纪了;因为此番惊为天人的亮相,引得克利翁成人礼舞会愈发成为身份地位象征的代名词,在国内彻底火了。

  ▲ 5年后,她妹妹 Vivian也参加了,我真的有被这双鞋子的搭配惊到。

  作为标准富三代,曹颖惠1984年出生于夏威夷,从小过的就是冬季滑雪夏季看海的惬意生活。

  ▲ 她ins里发过的妈妈是图右边这位,英文名叫Amy的时髦女士,时装设计师不假了。

  ▲ 从事时尚业的女士有气质,有身段,她后来也多次po过和母亲的合影。发现没,右上角她母亲搭着大腿的正是万宝宝。

  ▲ 包括她的超豪华亿万婚礼现场,作为女方家长出席的也正是这位女士(最左),但是是分开两边站的。

  但是,现在一直跟着曹其锋出现在各种社交场合的伴侣却不是这位Amy而是另一位名叫Celia的女士:

  13年Met Gala,她和章子怡同时穿了Jason Wu款式相似的蕾丝长裙,来了次惊人的“撞衫”。

  ▲ 碍于曹其锋就是Jason Wu的投资者,又在Met Gala地位颇高,“国际章”只能整场拿黑包围巾遮胸。

  只能说曹家太低调了,连个报道都没有,以至于16年,曹家独立屋发生窃贼闯入事件,媒体配的图仍旧称Amy(曹颖惠的妈妈)为曹太。

  ▲ 曹家家大业大,世界各地都有置业,此独立屋除了佣人压根没人住。所幸发现及时,没有造成财产损失(图源:东网)。

  ▲ 关于她的成长经历被反复提及,除了读最好的寄宿学校外,还有十几岁起就开始对时尚感兴趣,在自家投资的Tommy Hilfiger担任售货员等很多当时大众并不熟悉的领域。

  和一些就算发通稿也没做出什么实绩的名媛不同,曹颖惠在家庭支持下是在努力做实事的。

  ▲ 08年在家族企业合作美国Iconix成立Iconix China之际,年仅24岁的她便被任命为公司总裁,负责向内地引进旗下的各大服饰品牌,致力于打开广阔的大陆市场。

  ▲ 这家公司在2015年被母公司Iconix Brand Group以5640万美金的价格完成了收购。不得不说,在国内发展的这七年,品牌的确通过曹家的影响力实现了在内地规模的扩张。

  富豪家族最引人注目的除了自家产业外,当然还包括世界各地的置业。除了香港,他们长居伦敦、纽约,在北京也有投资。

  08年奥运会之前,曹家斥重金买下了可以俯瞰奥林匹克公园的公寓,并且单独改造设计蓝图,甚至要求建筑商改变了整体结构,以实现在高层住宅里融入四合院元素的梦想。

  ▲ 图虽然糊,还是能清晰感受到这个可以近距离看到盘古七星酒店地标的顶层四合院,自家院子里还有养着锦鲤的小池塘。

  ▲ 当然出镜的还有名媛们必备的爱马仕,而且是定制拼色款,墙上挂着的则是曹颖惠的画像。

  12年,曹其锋还一掷5千万买下可以俯瞰纽约中央公园的ONE 57的一套全层单位,想来是送给女儿当结婚礼物的:

  作为位于曼哈顿中城的超级摩天楼,ONE 57被誉为富豪们最理想的居住场所,曾创下该市最高和第二昂贵住宅的记录。而底层的柏悦酒店(Park Hyatt)令楼上住宅也能享受到同样的全套酒店管理服务。

  ▲ 曹颖惠 ins曾发过从自家窗外看出去的景色,春天绿意盎然、冬天银装素裹,美不胜收。

  丈夫是个在自小在北京长大的俄罗斯人,叫Klyucharev Evgeny,中文名柯义,这是当时港媒的报导。

  虽然曹家对外表示丈夫家族是挖金矿的,但港媒在报道时不约而同地用了“下嫁”的字眼:

  香港社交圈人士对这场婚礼记忆犹新,绝对是超大手笔。当时恰巧赶在郭晶晶霍启刚婚礼后的一周,难免被人拿来比较,但曹家的豪华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甚至为了 贴合俄罗斯习俗,专门搭建了一个俄式 城堡作为礼堂 :

  ▲ Topshop老板娘Tina Green(左二)、李玟老公Bruce Rockowitz(右二)和女儿(最右)都特意赶来恭贺(图源:东方互动)。

  ▲ 还有四太和“长孙之父”,当年“长孙之父”还没成年啊,脸上的青春痘依稀可见,四太这一套晚装也真是漂亮,绝对对应了俄罗斯元素。

  ▲ 左上:名媛荣文蔚 ( );右上: 邢佳倩; 左下:“钟(腕)表界女王”胡敏珊(后改名胡曦文);右下:富商林建岳( )(图源:东星娱乐)。

  其实说来这对夫妻也算真的有缘,他们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因为机缘巧合相识,一发不可收拾,被彼此深深吸引,恋爱三年后步入结婚礼堂。

  ▲ 男方找来五十个临时演员躺在沙滩上用人体拼成“Marry Me Veronica”的字样,然后他带着曹颖惠坐直升机俯视而过,再向她求婚。

  ▲ 但在冰天雪地里携手走着,配上“romantic winter”这样的情话,还是让人觉得暖到了心底。

  没有像很多富家女一结婚就立马想着开枝散叶,曹颖惠还是把很多心思放在了自家公司上:

  恰逢时尚芭莎到访曹其锋位于纽约的豪宅采访,让大众也能窥探到老钱阶层人的生活:

  ▲ 斯坦威的钢琴,客厅墙上挂着蔡国强的画像。她穿着将近2600美金的Burberry Prorsum连衣裙,戴着超过1万8美金的宝格丽手镯,鞋子来自Manolo Blahnik。

  ▲ 到孕晚期的曹颖惠已经不是“大肚如萝”能形容的了,整个人黑眼圈深重,十分憔悴。

  ▲ 这张侧面照更明显,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了肚子上,旁边的正是富商曾文豪的女儿、何超琼的干女儿曾昭怡。 右下中间那位是曾昭怡的妹妹曾昭亮。

  15年8月底,曹颖惠终于顺利在香港生下了双胞胎儿子,很快恢复元气,便开始了带儿子们到处旅行之路。

  16年中,发生了一起珠宝失窃案,她和丈夫柯义指控司机Irfan Zayee偷走了一枚6.29克拉的祖母绿方形宝石,价值16.7万英镑。

  事后这位司机反水,称是她丈夫指使他所为,目的是为了换取现金好拿来买毒品以及召一晚上高达5000欧元的妓女。

  ▲ 要靠卖老婆和自己的订婚宝石换钱,可想而知这位所谓“金矿”之子的身家水分有多大了。

  此事暴露后,丈夫还曾想要拿3万英镑堵住司机的嘴,不让他曝光自己吸毒和召妓之事。可惜随着审讯调查的进行,一切还是被公诸于众了:

  ▲ 除了服用软性药物GHB,他还睡过压根数不过来的妓女。司机在证词里还强调曹颖惠对丈夫的所作所为心知肚明,并表示这是上流社会的平常事。

  此事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婚姻佯装的和平被彻底打碎。后来又牵扯到了控诉买珠宝的美国商家结果撤诉后还被反诉,总之令向来低调的曹家颜面尽失,曹颖惠自然是要准备着手离婚了:

  但丈夫眼看着金主离去,怎么会轻易放手呢,他苦苦挽留无果后甚至想着要从老婆的财产里分到一杯羹,得亏他们婚前签了协议,才不会轻易得逞:

  喧嚣过后,曹家回归了一如既往的低调,此事没有后续进展报道,相信应该已经悄无声息地成功离掉了。

  ▲ 老公Curtis Cheng是布朗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曾在汇丰工作,后来去到基金公司出任高级经理,长得也算是仪表堂堂。

  这次妹妹婚礼的排场虽然比不上姐姐的花费近亿,但也绝对来头不小, 光香港、法国、美国就连办了三场:

  ▲ 法国南部 Saint-Tropez,父亲牵着走红毯,由姐姐的两个双胞胎儿子当花童。

  ▲ 还有美国纽约, Tommy Hilfiger和太太(图左),邓文迪和女儿(图右)都来了。

  作为时装巨舰上的人马,他们虽然各自为战,却又紧密团结在整个家族体系里,互相扶持依靠,为整个曹家积攒着名声和财富。

  不管是开头提到的曹惠婷还是曹颖惠,都在想着如何在发展家族产业的同时与环保节能、可持续发展相结合。

  ▲ 2019年她推出Everybody and Everyone,旨在采用科学材料和智能设计最大程度地延长衣物使用寿命,并且减少对地球的影响,品牌囊括的产品包括T恤、毛衣、休闲外套、甚至西装、运动裤等等。

  ▲ 像她这一身,除了鞋都出自自家品牌,她说是用fermented sugar(中文字面翻译:发酵糖)制成的,有机环保。

  其实在传统父权制度下,女性的地位、 角色和贡献长期被低估,即便是家财万贯的富家女也不例外, 她们仍需要在婚姻里扮演贤妻良母的角色,甚至是丈夫出席社交场合时的交际应酬伴侣,要是还能拥有独立的事业,简直是难上加难。

  但曹家的女儿们各个出色,立法会主席的曹其真和唯一继承父亲飞行梦的曹其敏,都丝毫不逊色于男性。但即便如此,曹其敏在采访时坦言,对女性而言,尤其是到处出差的女性,最难平衡的便是工作和家庭的关系:

  ▲ 曹颖惠绝对算是称职的好妈妈,在工作闲暇之余陪伴儿子玩耍,装扮成各种搞怪的俏皮模样。

  好在,对于新一代女性来说,整个社会的压力小了很多,而家族的财富和事业的支持令人 感觉离婚不但没有让她消沉,反而让她整个人的气质像是被打通任督二脉一样,豁然开朗了。

  必须提到的一个事实,就是对于这个时代的财富女性来说,婚姻真的不重要,和普通女性离一次婚像脱一次皮一样的痛苦相比,她们的选择成本和沉没成本相对来说,就比较低。

  ▲ 作为家族里最活跃在社交媒体上的一员,也最真实记录了自己早年的生活,早期 连铂金包、大钻戒、私人飞机入镜都挽救不了画风。

  ▲ 18年10月,她受邀参加尤金妮公主婚礼时,许还是被婚姻困扰,整个人都略显憔悴。图右里身穿裸色长裙的便是当年1月在南非新婚的陈晓丹,明艳大气得叫人挪不开眼睛。

  但离婚后的曹颖惠 像是整个人脱胎换骨,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妆发造型,瞬间容光焕发,回归少女的感觉,谁能想到这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怎么说呢,女性们常常被困在错误的既定印象、人生追求和婚姻生活里,固步自封画地为牢,真的与其不断被消耗人生的能量,不如 勇敢地尝试跳脱,寻找到最适合的人生模式。

  年纪这么轻,一段错误的婚姻不算什么,努力寻找 一份引以为豪的事业,有一颗忠于自己本意的心,乐观开朗潇洒惬意的生活就近在眼前啊。

Copyright © 2026 金铭国际平台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